女王的手术刀六漫画

女王的手术刀六漫画

苟不大泻其火,则燎原之焰,何以扑灭乎。一丸而惊气即收矣,连服三丸而癫痴自愈,不必尽服。

此方乃补正以祛邪也。心原属火,过于热则火炎于上,而不能下交于肾;肾原属水,过于寒则水沉于下,而不能上交于心矣。

口舌红肿,不能言语,胃中又觉饥渴之甚,人以为胃火之上升也,第胃火不可动,一动则其势炎上而不可止,非发汗亡阳,必成躁妄发狂矣,安能仅红肿于口舌,不能言语之小症乎?一剂而寒祛,身颤手战皆定此方尽是阳药,以阳药而治阴症,自是相宜,然而至急之症,何以少用分两,而成功至神者?

其症心痛不在胃脘之间,亦不在两胁之处,恰在心窝之中,如虫内咬,如蛇内钻,不特用饭不能,即饮水亦不可入,手足冰冷,面目青红者是也。 治法必须疏肝气之滞,而又升腾脾胃之阳气,则土不畏木之侵凌,而痛自止也。

二者均能使两耳之鸣,但心不交肾耳鸣轻,肾不交心耳鸣重。似乎亦可用治牙仙丹加石膏以治之,然而其火蕴结,可用前方,以消弭于无形,今既已溃破腐烂,则前方又不可用,以其有形难于补救也。

二剂而烦却,四剂而大便通,二十剂不再发。肺窍既不能通,而人身之火即不能流行于经络,而火乃入于肺,以助风寒之党矣。

Leave a Reply